齐杉

感想型玩家 脑嗨患者 偶尔摸个鱼

小野猫发起情来软软的,身体暖和适合从后面抱住。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黏你身上,要关注啊,要抱抱啊,穿你的警服偷玩你的打火机,半夜睡得迷糊也爬着拱被窝。平时有多潇洒现在就有多怕寂寞。你理我下啦阿sir,又没有事好做,阿sir快点陪我玩啦,你可以玩我的,亲多久亲那边都没关系。

我怎么就没想到安娜玛德莲娜可以写友城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

警察和流浪人,sir还来过他家,这他么不是太好搞了吗车也可以开亲也可以写什么都可以条件都允许到不行,关键是,哥是警察啊,我靠背德的爽感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他么不是太好搞了吗?这他么不是太好搞了吗?这他么不是太好搞了吗?我的妈啊我死了,脑脑就死了,妈咪救命

……城低头的时候华与火油眼神的交流绝顶好笑,真就哥哥暗暗打量妹交的男朋友然后被发现再然后被迫营业呗。


🔥:我捧手里怕摔了含口里怕化了的妹就这么让兄弟挖走了厚❓

🍊:(?又有我的事了)

无论多少次看这张都会被狙到,年轻人纯粹的爱啊,真漂亮。

这世界有没有脑瘫医院。

【黎郭】糖水和黄桃罐头

*Leon x Aaron(黎明x郭富城)



*戳雷就快跑。


*速肝产物。经不起推敲的恋爱脑文学,接吻和隐晦色情描写有。文题没啥关系,因为两个人都很甜,才不是被糖水和黄桃罐头馋到

























“甜过初恋?哇,好大的派头——”



Aaron走马观花地浏览街边新店老店的门匾,看乏了,就跳着脚窜回去找落他一截的搭档。怕老板听到拿炒勺敲脑袋又特意凑在Leon耳边压低几节声音。这家糖水铺敢说啊,我都不知道初恋什么味道的。Leon没笑出声,开口便是逗他:“你没初恋来的吗?”




Aaron不可否置的撇嘴:“我觉得谈恋爱好无辜。”




说到一半,Aaron像根刚抓到信号的电线,眼睛突然瞪地好大,兔子一样蹦来蹦去拍Leon的肩:你刚才的话乜意思?难道你恋爱了??



又来了。Leon深深地叹口气,认命接下半小时内不知第几次的质问。这人小孩子气多到让人想笑,拿广告这么当真,没搞头会有小情侣来吃?他踢一脚路边飘来的广告纸。排版粗糙,上面被花边报道与黑框加粗宋体压的满满当当,密到让人眼睛一酸,即使这样,四大天王的版头也依然醒目。




九龙塘的夜风很冷,如果不是双方经纪人临时开会,自己恐怕永远也不能和对家聒噪又靓丽的明星在凌晨一点压马路。——至于为什么会跑出来,Leon苦心思索,大概是他意志不坚定。因为对方一句“我们去吃宵夜好不好?”就从后门溜走这种事过于轻狂,被经纪人知道肯定挨顿痛骂。Aaron却不以为然:我以前当舞蹈演员时经常这样干,练完舞,和朋友食水果捞。又安静又舒服。说罢又补了一句。我带你去啊?你肯定没吃过嘛,看你也不像半夜馋大排档的仔。




随便你啦。带我出来,出事担在你身上的。




Leon说的轻轻松松,Aaron也答的轻轻松松:那我就把你推到粉丝堆里咯。说罢两人相视一笑,Aaron快乐地牵起他的手从后台跑走,乌黑的发丝在他一蹦一跳里有频率地摆动,从后面看去好像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他是个悖论。



Leon看Aaron在前面不会累般跑跳,点了根烟放飞思绪。



论在泡沫一样的娱乐圈和你来我往中揣摩心思,自己也算有经验,少有人让他看不清。少的其中之一便是郭富城。你说他难懂,其实又很好猜,你说他害羞,本性又活泼的不行。刚才小孩揽着他的腰合照,纯粹清澈的眼睛忽闪不停,白皙肌肤上还粘着热舞后的汗液。Leon有些急促地应对这突然静止的距离,他把手虚搭在Aaron肩头——那肩膀与他比起实在是单薄,看上去脆弱且柔软。他不敢用力,怕一碰那人会吃痛的瘪嘴,那张脸做出委屈巴巴的表情时是个人都扛不住。




也太把他当后生仔了,他大你一年呢。



Leon腹诽,想着想着,怀里结实承了一个人的重量。Aaron刹车太急,整个人像三文鱼盖饭团一样被他的风衣裹住,Leon下意识抖抖烟灰不让怀里的人被烫到。




“不如就尝这家?没有初恋,但是有冰沙……你怎么吸烟啦!”




路边的灯光忽明忽暗,黄褐色暖光倾打在Aaron脸上时,那双水汪汪的大眼正盯着他,一切情绪都顺着那潭清泉走,晦暗不明的情绪涌上沿着喉结蔓延到耳尖。Leon没回答。



不可以这样啦,你要保护嗓子。Aaron说着软糯的国语来抓他小臂,指甲若有若无地蹭着Leon温暖的手掌心,冰冰凉的手指缠过那根黄金叶。他试探的顺着人咬过的地方吸了一口,不出所料被呛得满眼泪花,手足无措地倚在Leon怀里抖着咳嗽,嘟囔着这什么啊呛死人了。




Leon刚想拿过来,Aaron却制止了他并重新咬上滤嘴。他拿烟的姿势像个参加舞会的名媛。睫毛在雾中翻复颤动,五颜六色从他眼底涌出又散下,半深不深地吸了一口朝Leon吐去,扬起下颚舔舔嘴唇,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骄傲。这样对了吧?




……偷吸水果烟的女高中生。




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很棒,第一次就能抽的这么好。




我不是第一次啊!Aaron气急败坏的跺跺地,虽然这样小的身体裹在大风衣里蹦压根没甚说服力。Leon揽着他的腰肢,舞王丝毫不感到现在动作的尴尬,没想到两大天王在深夜街头抱一起被拍到定能掀起全城风波的风险。他同样也是——难得有机会正面观察小兔子的长睫毛,精致的五官。嘴唇花瓣一样俊俏饱满,不施粉黛也有极高的饱和的诱惑力,Leon突然意识到这是场预谋,狡猾的动物以自己做诱饵等他上当。于是他不再矜持,突兀又小心的吻了上去。




如果是郭富城在怀里撒娇又眨眼,换成别人早就拆吞入腹了。自己还算有定力,绅士的偷一个亲,这不算过分。





Leon听见有人笑了一下,是Aaron。这声笑就像开关,让“绅士”脑中顾忌的一切哗啦啦的随风飘走,他衔住Aaron的唇瓣更加凶狠的啃咬,如描摹纹路一样舔舐吞磨,口腔里的烟味顺着舌尖交缠,一下又一下的加深和掠夺。Leon并不给自己定位是强势派,但面前这位实在太软,好比刚蒸出的奶黄包,够激起狩猎者仅剩无几的野性与保护欲。Aaron在发出细微呻吟时攀住他的脖颈,哼唧几声吞咽下缺氧不满,毫无章法地挠着Leon的发丝。




有人溺死在他的乖巧和妖艳里,他是一朵莲花,我在触摸茎身和丰腴的瓣,指肚划过瓣尖酥麻像是带电的触感。Leon看见Aaron在喘息的间隙冲他眯眼微笑,恍惚的抬手擦擦红肿的唇,两颊酒窝像染上了红润的水彩颜料,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通透。




烟气太重不好吧?这样的恋爱肯定会受伤的。Aaron气喘吁吁,扯了Leon的大衣领子示意他低一点,踮脚亲了亲他的嘴角。嘴唇的酥麻感让彼此觉得不错,兔子甚至伸出舌头卷去流淌到嘴边的涎水,视觉冲击实在过强,Leon想和港姐靓女们演的吻戏不少,怎么偏偏眼前这一个会让自己心火燎原。





Aaron问:你还要不要吃糖水?




吃点别的吧。



Leon听见自己说。

我期待黎明,期待微凉的风把遮盖着树林和田野的夜吹开。我期待你就像归乡的游子,穿过树林,穿过田野,向我走来。我期待,有时含着微笑,有时含着眼泪,我期待一个从未开启过的春天。我期待你沿着明媚的小路走过来,我满怀柔情的思念,将会绽放万朵白莲。当你轻轻地,轻轻地,在我身边徘徊。

你团团综时队长在线队长宠,离线时哥哥抱抱弟弟贴贴,综上所述,城是全年龄杀手。

我最喜欢的猫兔贴贴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