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傑。

蚁鹰还配拥有姓名吗?

青年马克思。马恩,段子x1

卡尔开玩笑的捏了捏好友的后颈,就像老奶奶对待自家可爱的小狗。这个逗弄的动作过于暧昧,而身材高大的他在房间里也十分显眼。但是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最初没反应过来,直到金发男子传出了不好意思的低笑,压低嗓音说了句拿开,他们的右手轻触。那听起来就像“别这样宝贝,人多。”的女人给丈夫的甜蜜暗示。

操,那甜的要命的微笑又来了,出现在过度工作而略显颓废、优雅、风度翩翩和十分白净的脸上。对他?是变本加厉的有用。

【蚁鹰】我男朋友黑化了怎么办?

*AA设!AA设!AA设!AA最高(癫狂)!!!!

*我他妈被这俩撩的失去了意识,顺便为冷坑加块砖……朗爹被欲望附身(?)超级不负责的乱写。。就是想看这种场景555555?

排 版 杀 我

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伟大的鹰眼侠说,他就算战斗力高于世界上任何一人也没法儿应对这堆蚂蚁,就算天天来这儿也“无法适应。”

而斯科特·朗,他明明有能力一秒内遣散这些热情的节肢动物,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喝着冰水,乐呵呵的看自己男朋友窘迫的左闪右躲。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斯科特特特特?????让这玩意儿给我离远点!!!?」

「放松,巴顿。一会儿就会离开的,它们只是在检测你。」

「他妈的!就把你情人往火坑里推吧!!!!!」


克林特加以怒视和咆哮。

有时候,这人简直就像恶魔,但他妈也太恶了。

不不不不,他不会捉弄复联大厦其他的任意一个OK?只是针对鹰眼,针对自己,而、已。换成黑寡妇试试?得了吧,估计他早就成为纽约上空的一缕尘土,伴随自由之声飘到世界各地了。

呵呵,技术宅都是天然黑。


想到这里,克林特愤怒的咬了一口小甜饼。不顾咬合力太高而掉在蚁人实验室的饼干渣、斯科特家人工智障Joey传来的口哨,和男朋友挑了下眉、意欲挽留的脸,他径直的走出大门,朝斯科特比了个中指。「现在。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比不上任何一块巧克力。去他妈的,老子饿了。」

蚁人对此耸了耸肩,什么也没说。


直到有一次。鹰眼终于对“技术宅都是天然黑”有了深刻地理解。


那是托尼的一个日常派对结束。人人都回去了,而且彼此都喝了点酒。不胜酒力的鹰眼喝了很多,全场的不老实担当,最后也只能吵吵嚷嚷的挂在斯科特身上,任凭他架着自己一步一步挪回房间。

他眯眼看着那人被自己无意识的吐息、和软哼哼的鼻音逼红了耳根,玩性大发。借着酒劲把全身的力气都倚在男友身上,好死不死的还冲他耳廓吐气儿。


「……Don't do this,Clint。」

「嗯哼?…你不喜欢?」


后来鹰眼每每回忆时都想打死自己:GOD,他当初怎么会干这种蠢事?!没听出他声音的不对吗??

接下来,他扳过斯科特的脸,粗暴无比吻了斯科特的唇。吻技像野猫一样毫无章法,像性欲没得到满足的女人。斯科特愣住了,难得让他胡闹下去,让他的舌头进来,在克林特取得全主导前又迅猛的反击。

舌齿碰撞,火热又激烈,他们彼此喘息、喘息着继续。斯科特碰着克林特的腰向下抚摸至尾骨,酥麻的感觉让克林特不住加重呼吸,这只能使他听起来更加色情。

然而就在他俩马上要脱衣上干的时候,斯科特停住了,且拉着自己大步离开。



what's the f……????

克林特猛然一个激灵,酒醒了一点。

这个神经病在干嘛??hello???
前戏还没干完就他妈跑????

克林特愤怒的甩开拉着他的手,不想又被斯科特牢牢紧住。天杀的,这个白白净净的死宅科学家今天为什么那么有力呢??他觉得有点不对,这一切都他妈的毫无道理!然而除了斯科特·朗,谁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儿。


「操,你要干什么!」

他被扯到了斯科特的卧室。斯科特一脚蹬开门,还未来得及锁上,就粗暴、无礼的拉过克林特并压在身下。

红发男人笑了,并捏紧了握着自己较细腕部的手。斜刘海半遮住他的左目,却从眼底反出微妙的光,他吃惊的发现:里面没有生机以及平日的恬淡与温柔,只有单调机械的占有欲。

和危险。



「并不是只有斯科特·朗想把你拆吞入腹,对吗?」

鹰眼清晰的看见那人小臂上肌肉凸起和微颤的肩膀,拜托……他看上去想在这儿就和自己来一发,你腹黑科学家的脾气终于憋不住了?

冷静一点,Hawkeye。男朋友,那个失去理智、被黑暗思想和恶劣面控制的可是你 男 朋 友。打,也要趁他有意识的时候打。

出于他那几乎格式化的表情。克林特还是担心与没由来的恐惧占了上风。平时的他完全不这样!就算是自己无理取闹也没触发他这个样子,但现在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啊??

酒精使人麻醉、上天诅咒龙舌兰,引以为豪的大脑现在一片混乱了!Clint不动声色的按住想撕裂他嘴的想法,不断删除诸如此类的垃圾信息,一边挣扎一边低骂了声:「去你妈的,斯科特·朗,你放什么屁……」



还未说完,他就被人单方面的堵住了嘴。

一个充满死亡窒息的亲吻差点杀了他。

蚁人扣住了鹰眼的后脑勺,狠狠的扫荡着他的口腔,另一只手不安分的逗弄着身下人的胸前。一吻过后,克林特只有大口喘息的份。胸口一起一伏,眼里雾汽氤氲,喉咙里磨出了颤抖不已的单音节。

褪去平日拒人千里的硬壳,现在的他活像只软肋暴露且任人摆布的猫。


「哈…哈……斯科特……你今天…是不是有病……」

「想试试看?」


冷清的声音伏在他耳边。却并没有降低身边火热氛围。窥伺已久的食物主动送上门,精明如斯科特·朗又怎么会轻易撒手?


「这是你自找的。Clint。」

「我只是遵从欲望,和本性。」

皮水真好,我爱了。

“你得喜欢我。”

玲珑剔透的女孩一根指头戳到他鼻子上,左动右动的,她圆润的指甲盖不是很疼,男人那挺拔立体的鼻梁却是遭了殃。

姑娘家的,别那么咄咄逼人。他脸一拉,女孩儿立马吃瘪的放了手,嘿,虽然他是个好脾气,可生气的样子自己可真没见过,搞不好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呢?处世之道,得学会见好就收 -- 爷爷教的。

他揉了揉由于物理因素发红的鼻子,一句话从舌根发式,缠绕过口腔内壁的每一寸,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几字短句偏偏给绕了舌尖几十遍。

“……我会考虑。”

罗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我,sd票吹真爱网友来改图了。

是(真爱粉)自己做的沙雕表情包。,

醉酒 。[济南和沈阳


“我和你说啊……!老沈!”


面前的男人打了一个嗝,眼神左瞟右瞟。好不容易能直视前方,又艰难起身,隔着桌子揪起自己的衣领,把嘴凑到耳边,和着酒气小心翼翼的开口。不过声音倒是清楚的很。




“大明湖的水贼凉快,我掉下去过。”



喝醉酒后的济南先生振振有词说自己是不小心掉下去的。右手陶碗里的液体随他不安分的动作给弄出不少,溅在木头桌上,开出了一朵淡色的花。沈阳揉了揉太阳穴,大老爷们挺板正的一个人,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却他妈用大碗喝啤酒。哥们儿,你是真的假的省会,青岛看了想骂人好吗。



“你得了,今晚还有事儿呢。快快快喝了这瓶,老子结账了。”

“别不信我啊!”



误会了的济南先生以为酒友不相信自己的经历,拖着凳子咔咔咔咔过去的挨着他坐了。一把握住人的袖子,一把按住人的钱包,好看的眸子直直的、死死的盯着他,像被人误会的孩子急于辩解他的所作所为。刚才的醉状可能是幻觉。沈阳看到他右眼角的一颗痣,深棕色的眼里全是“信我”二字加粗下划,睫毛蜷曲上翻,淡淡的黑眼圈配在这幅身体上也是十分应景。


换作平时,这位可是来者皆拒的北方美人。工作认真,脸上挂着淡淡微笑,下垂的眼角里藏着几千年的故事,从气场上就不好接触,虽然他一直很温柔。



好清秀的一张脸。

钢条直男,沈阳,别扭的拉开腕上的手。瞥了济南一眼,那眼神让人没法开口啊操!我该怎么办??!哦哦,顺水推舟顺水推舟,没人知道我问了什么他答了什么。妈的,被拉出来喝酒还得自己买账,喝完酒还要当无辜的倾听者……擦,算栽这人手里头了!



“……………………为什么呢?”



“………………你们家那湖现在都不缺自个往里蹦的人,你真是掉下去的?几时啊?两千年前?”

老荷。
我喜欢铁骨铮铮的女军人。